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知讯网-财务分析、股票分析-专注管理、经营、创业、科技等资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0|回复: 0

当扎克伯格不再年轻,Facebook也老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9 19: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Y 财经杂志© 2018-05-07 11:50

虎嗅注:从学生时代创业,到今天掌管社交帝国,扎克伯格正在逐渐变成一个成熟的CEO。现在的小扎能“乖巧”地穿上西装,收敛以前略显桀骜的个性,在近期的信任危机之后,F8开发者大会一度场面尴尬,他也能继续沉稳演讲。另一方面,在产品和用户增长趋于稳定之后,Facebook员工表示工作陷入一种日复一日的重复中,也因此本文作者刘泓君发出感叹:“当老一代的互联网公司不再激动人心,我忽然怀念起扎克伯格‘混蛋’的样子。”

此外,同为顶级社交网络,Facebook的现状对腾讯也有一些参照意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杂志”(ID:i-caijing),记者:《财经》驻硅谷记者刘泓君,编辑:宋玮,虎嗅获授权转载。

社交帝国Facebook的掌门人马克·扎克伯格不再年轻了,或许是从人们越来越习惯他的西装开始的。

今年5月1号到2号,在加州圣荷西举办的开发者大会,是Facebook每年最盛大的活动。扎克伯格以及公司的所有高管都会登台讲述每年的公司的新进展。

扎克伯格依然穿着那件标志性的灰色T恤,我总觉得哪里不对,这次他穿的是长袖。如同抵挡不住寒意悄悄变长的衣袖,不得不感叹,在中国用户还没用上这款社交工具之际,老板开启了秀娃模式,Facebook老了。

如果说以“衣”取人有些牵强,印象更深刻的是,重压之下扎克伯格演讲水平的快速提升。跟着硅谷巨头一起成长的科技记者说,他惊讶于扎克伯格的进步,他第一次演讲时磕磕巴巴,到现在已经流畅自如;甚至有网友认为,他今年的演讲风格已经不再像一个科技领袖,而是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的风格。

历史在循环,曾经成就Facebook的开发者大会,今年变得尤其敏感。最近扎克伯格的麻烦有点多,因为剑桥分析公司的数据滥用丑闻,他正在与公司一起陷入信任危机。扎克伯格刚刚度过了惊心动魄的几个月,他不得不在用户利益与开发者之间做取舍。5月1日,他在会上宣布Facebook发布了“一键清除历史记录”,用户只需要一个按钮,就可以清除曾经授权过的所有第三方应用的数据,这让开放平台策略再次收紧。

扎克伯格善于学习,他曾经与乔布斯一起散步,并效仿苹果每年召开一次开发者大会,这就是Facebook每年最盛大的活动——F8开发者大会。创业初期,几十个社交网站相爱相杀时,让第三方平台可以借助Facebook的数据开发应用,这是Facebook当时杀出重围的关键决策。

他再次开启秀娃模式的时候,现场也一度陷入尴尬。他在演示新的AR功能时自嘲:“当我外出旅游时,我跟女儿视频,她很喜欢这个功能,说爸爸爸爸像一只兔子。”说这些话的时候,会场后方那个冷静的蓝色屏幕,一直放着卖萌的扎克伯格,他戴着一只兔子的虚拟面具朝着女儿吐舌头。他几次试图带动气氛,在之前演讲中自嘲国会作证,现场哄然大笑;而这个父亲式的善意示好,只有他一人满脸笑意,台下一片冷清。

经历过大风大浪,成长为父亲的扎克伯格,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了。

在年轻与成熟之间

社交产品是年轻者得天下,越来越成熟的扎克伯格如何保持社交帝国的基业长青?

比起去年的VR游戏和意念打字,今年的F8缺乏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

今年,最大的新品应该算是Facebook推出了“约会”功能——你的朋友不会看到你的个人信息,你会被推荐给不是朋友且有着共同群组的人,约会平台的消息将独立发给对方。扎克伯格说:“这将用于建立长期关系,而不仅仅是约炮。”随着这款新功能的推出,美国移动约会应用Tinder、OKCupid母公司Match Group股票暴跌17%以上。

虽然这个功能可以吸引很多单身青年,也能帮助Facebook用户提高黏性,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当年,扎克伯格建立Facebook时,拿着哈佛大学的花名册上传姑娘们的照片,然后小伙子们聚在一起讨论谁是美女,这个天才的想法迅速在美国高校爆红。而现在听起来对标相亲的“约会”,比起那些一听起来就很“有趣”的社交软件,缺了一点点新意的“酷”。

如果追溯到社交网络的起源,国内与Facebook一同成长起来的是校内网、开心网、QQ空间。微博的崛起替代了人人网,现在微信的黏性已经大大超越微博,后来,国内还出现了陌陌等一批新型社交软件。中国的社交网络更新换代三个朝代之后,Facebook凭着收购依然称霸社交网络。

10亿美元收购来的Instagram,是图片社交时代的王者,它正在与Facebook并驾齐驱成为商业化的印钞机。190亿美元天价收购的Whatsapp,让Facebook再度在个人通讯时代,暂时进入安全地带。这些收购之后,也是扎克伯格从一个还不太会融资的创业者,变成这个时代富有远见的“战略家”。

他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刻,比如00后们的社交软件Snapchat增长速度迅猛,它却拒绝了Facebook30亿美元的收购。这一拒绝,这对冤家之后的竞争就开始了。

Facebook在美国陷入频繁的争议,是从抄袭Snapchat开始的。在被Snapchat拒绝以后,Facebook内部先是复制了一个与Snapchat一样的产品Poke,因抄袭的舆论风波而惨败;之后Facebook也曾经四次抄袭Snapchat功能,甚至连功能名字都懒得改,这曾为Facebook带来不少争议。终于在去年,一直处于危机感中的社交帝国开始后逆袭,抄袭Snapchat一个功能的Instagram stories的活跃用户数终于超过了这个天生冤家Snapchat。

为什么扎克伯格做不成Snapchat?Snapchat创始人伊万•赛普吉尔(Evan Spiegel)分享称,最开始建立这些网络就是为了“与朋友的交流变得有趣。”扎克伯格创建Facebook,解决了社交网络从无到有的过程,而年轻一代的成长环境,则是社交信息泛滥,开始担心自己的隐私与安全问题,阅后即焚的社交软件由此诞生。Snapchat的起家,也与色情图片不无关系。这与Facebook开放连接的初衷,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这是一个类似于“创新者窘境”的困局——企业很难通过自我革新突破自己的基因。创始人基因,就是企业的基因。越来越成熟的扎克伯格,希望拥有一个更美好的连接的世界,一个感情稳定家庭幸福的成年人,很难想象他能突破自己的边界,去发掘用户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小心思”。

理想与商业化之间

WhatsApp创始人的离职,是一个用理想对抗商业化的故事。追根溯源现在的隐私危机,这正是考验扎克伯格如何平衡理想与商业化。

扎克伯格一直对外界强调,Facebook的使命是“让世界更紧密的连接”。他曾经在招股书中写下,Facebook创建的目的并非成立一家公司,而是建立社会价值。这与Whatsapp当年创建时的三条原则“不做广告不做游戏不玩花招”,有着相似的初心。

公司就是为了盈利而存在的,不知道扎克伯格是否曾经为赚哪些钱挣扎过。但Whtasapp联合创始人Jan Koum的离职,或许正是双方在理想与商业化之间选错了平衡点。

Jan Koum的离职时间选在了今年开发者大会的前一天,他宣布自己会休息一段时间,收藏保时捷、玩汽车、极限飞盘。为了离职,他还放弃了价值10亿美元的Facebook股票。

扎克伯格与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都在他的时间线下留言,对他的工作表示高度肯定。凭借着那笔天价收购,他在公司内部的个人财富仅次于扎克伯格,是桑德伯格的5倍。除此之外,他还是除了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第三个进入公司董事会的人。

但少年们在理想面前,从不妥协。Koum并没有说明离职原因,但保护用户数据独立性是他在Facebook收购时做出的承诺,双方早已在用户隐私方面出现分歧。《华尔街日报》称Koum离开的核心原因是不愿意在WhatsApp中引入广告。

“是时候了,删除Facebook。”Whatsapp另一个联合创始人Brain Acton也是在这次危机中第一个站出来公开反对Facebook的科技大佬,他也在2017年从Facebook离职。而在他号召删除Facebook的Twitter页面上,少的可怜的推文书写着他与Facebook的爱恨情仇——9年以前,Brain写下Facebook让他膜拜;4年以前,Facebook花费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他成为Facebook的一员;如今,他却成为危难之际的推手。

无论是放弃价值十亿的股票,还是发起的“删除Facebook”,Whatsapp与Facebook收购之后的故事似乎并不让双方满意。

相比于Facebook如何处理危机,我更好奇,美国的网友如何看待扎克伯格。随着“删除Facebook”的话题上了Twitter热搜榜,我开始去查阅一页页的用户留言。最有趣的事情出现了,一部分人在追踪隐私问题,夹杂着一知半解的事实;另一部分人,在深究为什么在“剑桥分析”事件发生的前几天,扎克伯格大批出售股票。在事件发生前几天出售这些股票,为他节省了4000万美元。

阴谋论者认为,扎克伯格事先知道了几天后的剑桥事件而提前卖股票,而内部员工确认这些出售计划从他女儿出生那一刻起,就已经在公开抛售的时间计划内了。在内部与外部的两种讨论中,内部人士更加好奇的是即使扎克伯格卖光了Facebook所有的股份,他依然拥有绝对控股权。

事情要追溯到上市那一年。Facebook上市时曾经流行发行AB类股票,A类是普通流通股,B类股票回报与A股一致,但是在投票权上,B股一票相当于A股十票。也就是说,扎克伯格投票权高达59.7%。这意味着,他一个人拥有公司的全部话语权。这时候,制衡只能靠创始人的心智,而非条款。这意味着,扎克伯格的天花板,就是Facebook的天花板。

Facebook的收入结构单一,几乎全部靠广告。这让隐私危机爆发时,它的商业模式被广泛质疑。不同于谷歌搜索之外还有安卓系统,以及押注于未来的无人驾驶,扎克伯格曾经押注VR设备Oculus,但显然这个行业的增长速度已经趋于平缓。

从青涩少年到“总统竞争者”

桀骜不驯的少年,还是完美的人设,你们更偏爱哪个?

在一个朋友聚会中,我与一位刚刚成为妈妈的Facebook员工聊天。Facebook有着优厚的生产福利——免费食堂和洗衣房已经不算什么了,长达4个月的产假,公司人事费劲心思组织的亲子活动。这与创始人扎克伯格的恋家不无关系,扎克伯格的妻子曾经经历过怀孕困难,他们终于生下第一个女儿Max。

激动的扎克伯格在Max出生的时候写了一封真诚的公开信,信中提到未来他与妻子普莉希拉·陈会把99%的股份捐赠给慈善事业。两年以前的公众眼中,扎克伯格是一个好父亲与好丈夫,也是一个好的创始人。他妻子抱着女儿,他正在给女儿看量子力学的书,这张温馨的照片在网上广为流传。当时看起来美好的一切,都为今天扎克伯格经历的信任危机埋下伏笔。

如今,他那些温馨的照片被质疑作秀,因为出自最有名的摄影师之手;而在他参加一个活动时,蜂拥而上的记者无法拍清楚他的全脸,原因是强大的保安团队会迅速将拍照者档开。每日穿的灰色T恤来自于意大利顶级羊绒品牌,400美元一件;捐赠股份给慈善事业,被解读为避税。而他还有一个十几人的公关团队,专门负责监测他每一次发言的舆论导向,并删除Facebook下方对他的不利言论。

所有精心设计的完美,最终会崩塌,这或许与他不停犯错不停经历挫折有关。成长为一家5000亿美元公司的掌舵人,这个过程注定是艰辛的。

2004年到2006年,曾有不少公司提出过收购Facebook,这份神秘的名单中有当时如日中天的雅虎、My Space,以及美国在线AOL、新闻集团。扎克伯格曾不敌董事会施压,最后他在会上撕烂了雅虎的投资协议书以示反抗。每一次收购,都面临着这些艰难的抉择,他至少十次拒绝了这些收购。

比起上个月国会作证时的礼貌乖巧,学生时代的他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叛逆少年。他曾因为被告抄袭想法,与自己的同窗站上法庭;他早期的名片上印着“I am CEO,Bitch!”;为了帮好友肖恩·帕克(Sean Parker)讨回公道,他穿着睡衣去见最富盛名的投资机构红杉资本。这种特立独行也表现在着装上,即使是2012年公司上市,扎克伯格也依然是一身帽衫的装扮,在与投资者的路演会议中,也依然没有见他穿西装。当时媒体还下结论称“以后他也不可能换去帽衫,去穿西装”。

这些鲜明个性也让扎克伯格栽了不少跟头。上市之后,无法盈利的Facebook一直被华尔街质疑,股票当天破发;天价收购WhatsApp,据称红杉也暗中抬价以报当年“睡衣”之仇。他在为当年的意气风发买单,所有这些经历,都正在磨砺他成为一个更稳健的“企业家”。

与我聊天的这位妈妈苦恼的是,Facebook依然是硅谷大公司中最具狼性的公司,各种福利依然无法解决加班,以及生活与工作的不平衡。但比起这些,更深层的苦恼是,如果重新选组,已经没有一个组如此激动人心了。没有一个增速迅猛的产品,也没有一个天马行空的创新性想法,工作陷入一种日复一日的重复中。

这其实是公司大了面临的普遍问题,除了广告收入和漂亮的财报依然可观,用户增长进入平稳期,必须依靠新的产品自我革命。

如今,无论是硅谷的朋友还是国内的朋友,我经常收到这样一个问题:你如何看待扎克伯格竞选总统?2017年,他在定下目标遍访美国各个州时,就被怀疑要在以后参与总统竞选。

他曾经在招股书写下创建Facebook的目的不是成立公司,而是创造社会价值。颇为讽刺的是,公众现在认为这种社会价值影响力过大,侵犯隐私、破坏选举。直到隐私危机的前几个月,他还在美国走访各州体验民情,这是他去年没有做完的目标,也是政客们的惯常手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财务分析|股票分析|知讯网    

GMT+8, 2018-5-27 01:52 , Processed in 0.11351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