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知讯网-财务分析、股票分析-专注管理、经营、创业、科技等资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73|回复: 0

面对微信和支付宝,是时候向ATM机说再见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1 19: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经济观察报©  2018-01-29 10:03


虎嗅注:移动支付方式(微信支付、支付宝等)大范围普及之后,人们的衣食住行等渐渐地不那么依赖现金了,甚至有许多人开始谈论“无现金时代”。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发展趋势,近期你可能会从一些新闻中了解到,一些银行开始撤走ATM取款机。这个现象背后到底隐含着什么呢?所谓的“无现金时代”真的渐行渐近了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jjgcw),作者:胡艳明、欧阳晓红。

“现金支付的不用排队啊!用现金的来这边结账!”位于西单购物中心的收银台工作人员冲着结账队伍喊。当天,由于商场信号不好,收银欢迎现金支付,但是选择电子支付的窗口仍排了一小支队伍,不少顾客的手机屏幕,已经调到了收款页面。

记者想到楼下取现金时却发现,曾矗立在一楼东北角的一台光大银行ATM取款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悄无声息搬走了。“租金太贵了!像在西单这样的热门地段,商场一年场地租金要一万多,以前有交易量、有手续费等收入,现在机器流水达不到,最后行里决定撤了。”某接近光大银行的人士对记者透露撤走机器的原因。

像光大银行ATM取款机被撤走的例子,并不少见。某大型商业银行员工也对记者承认,其所在银行短短一年内撤走了在很多地方布设的ATM取款机。

ATM取款机淡出的背后或隐含着“货币的去现金化”。无现金社会正渐行渐近吗?“支付清算方式受到通讯和信息处理技术的深刻影响,变化非常快,前些年银行还在大量投放ATM取款机等各类自助设备,积极打造智能银行;但目前移动支付几乎将其彻底覆盖和替代,造成极大浪费啊!”一位资深金融界人士称。

而某股份制银行行长告诉经济观察报,现金使用肯定会越来越少。据其分析,十年内现金不可能完全去掉。毕竟,“除了年龄问题,人们还是需要在一些支付收入领域不留下痕迹。ATM取款机的使用率会减少。或许会出现一个专门提供自动存取款服务的行业。”

不过,“货币去现金化或数字化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中国银行前副行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学术委员王永利称。他解释,记账清算推动货币形态和投放方式深刻变化——从有形货币转变成为无形货币。货币已经不再是人们脑海中根深蒂固的现金的样子,而是越来越多地变成无形的数字。

为何撤走?

ATM机曾经因为便捷、可以24小时服务等特点,被持卡用户接纳。但是随着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的攻城掠地,“出门只带手机”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主要提供取现服务的ATM取款机或在慢慢淡出舞台。

“比如说,这台占地不到两平方米左右的机器,在西单的商场布放,场地租金一年要一万多。当初为了推广,这项费用无所谓,但是现在,交易量达不到,只能撤走机器。”上文提到的接近光大银行的人士对记者解释机器撤走的原因。

银行安装一台ATM取款机,机器费用和场地租金费用都是大头,ATM取款机运营产生的电费也需要银行缴纳,某股份制银行负责ATM机业务的经理沈亮(化名)告诉记者,每台机器上都有电表,银行会定期去查电表,缴纳电费。另外,押运钱款也是一项支出。钞票进入存储款机都需要经过非常严格的程序,银行对现金的清分整点、钞箱配款、安全押运、钞箱放置和现金核算等流程环节均有严格的内控制度。

银行在非银行营业网点放置ATM取款机有固定的流程。首先,商场向银行申请安装ATM取款机,银行业务专员会到该商场看场地,观察主要消费人群、客流等条件。若符合要求,业务专员启动正式流程,与银行保卫处再次视察场地后,提交审批报告,领导层批示后安装设备。

“从2017年开始,所有的银行都在撤,因为现在现金的交易量完全不如以前了,而且现在现金交易被电子支付限制,所以成本过高,领导决定,能压缩就压缩。如果新开的商场有要求的话,我们只是看过场地之后往上申请,不能保证一定能批。场租太高,或者达不到预计效果是不会装的。”上述银行ATM取款机业务员告诉记者,现在对新商场装机没有太大的兴趣。“现在大型商场想安装机器,商场收取4500元左右的年租金,大约可以接受吧。”

机器的成本可能在10万元左右,撤走ATM取款机到底是出于盈利方面的考虑,还是银行战略的调整?沈亮告诉记者,机器运营、维护的成本,有更高层级的人做成本核算或战略布局,具体盈亏不清楚,但是银行当初安装ATM取款机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服务银行的客户,而非盈利。

“当初安装机器,考虑到两方面的问题,首先,我们考虑到给我们的银行卡持卡客户提供便捷的服务,比如在商场放置,也是考虑给逛商场的人提供一种便捷的金融服务;另外比如酒店、写字楼等场所要求放置ATM取款机,这是他们物业需要标配的服务之一,所以我们是相互合作关系。”沈亮称。

谈到撤走机器的原因,沈亮告诉记者,一方面,撤走机器主要是因为市场寡淡,另一方面,撤走ATM机现象也比较正常,设备有固定的使用年限,到一定年限的机器会出现很高的故障率,前几年会给设备做定期的更新换代,但现在的确是到了年限就撤走,不会再安装新的机器了。

“比如,以前很多的大型超市都有我们的设备,大部分超市的设备到了年限已经慢慢都撤回来了。”沈亮所在银行安装的机器的使用年限大约在五到十年左右,机器若出现不稳定、有故障的情况会撤回。“北京地铁中,近几年刚投放了设备,所以也不会考虑撤回。”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ATM取款机市场已经进入了平缓期。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ATM取款机部署总量为92.42万台,较上年增加5.75万台,增长率为6.63%,虽然继续保持增长,但是已远不及2012年、2013年每年约25%的增长率。

沈亮称,这几年所有的银行都在削减自助设备的投放,其所在部门现在更大的重心是放在POS机、二维码等电子支付这类业务,自助设备的投放变少了。

曾如雨后春笋

在沈亮手上,同时负责部门几个的条线的业务,ATM取款机的业务对他来说像被打入了冷宫。“这项业务,在2008年左右是最好做的。那时候感觉经济形势比较好,再加上北京在举办奥运会等效应,许多外国人来华,他们比较习惯使用ATM取款机。国内城市居民也开始慢慢接受这个自助取款的渠道,所以那几年ATM取款机的需求也比较大。”沈亮向记者回忆起从业初期接触到这项业务的情形。

自助渠道,因其具有服务成本低、服务时间长、服务效率高、服务差错少等优势,成为国内商业银行交易处理的主渠道和营销服务的新渠道。

沈亮告诉记者,曾经ATM取款机在商场、写字楼、医院、地铁等人流量比较高的地方都有铺设。尤其是地铁、机场、火车站等人员密集的交通场所,是很多客户更需要取现服务的地方,所有银行卡都可以通存通兑的情况下,ATM取款机的作用很关键。

数据显示,十几年来,中国银行业自助渠道发展迅速,在规模和密度上,自助设备整体规模迅速扩大,2014年成为全球第一大ATM取款机市场,2015年末ATM取款机数量约为86万台。自助设备服务密度持续增长,2011年超过世界平均水平,2015年每百万人口拥有ATM取款机764台。

交易数量上,2015年,银行金融机构自助设备交易笔数达459.31亿笔,同比增长15.92%,交易总额56.55万亿元,同比增长11.91%。

记者走访不同银行网点的ATM机发现,目前设备有日立、NCR等进口品牌,也有国产ATM机品牌。机器的价格,视配置、性能不同,价格在几万到十几万不等。

ATM取款机的减少也影响到了机器供应商,以ATM取款机为主要生产业务的公司,逐渐感觉到市场一点点冷却带来的寒意。广电运通(002152.SZ)、御银股份 (002177.SZ)、上海普天(600680.SH)、维珍创意(430305)等上市或挂牌企业的财报也有提及:ATM取款机市场影响到了生产厂家的营收和利润。广电运通在2017年半年报中表示,在国内市场上,金融改革持续、移动支付迅猛发展,传统银行变革转型广泛开展,ATM取款机持续下滑。

另外一家ATM取款机供应商维珍创意,2017年上半年经营业绩也出现了大幅下滑,2017年上半年公司完成营业收入1769.78万元,同比下降58.21%,净利润为39.64万元,同比下降96.95%。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公司解释为受国内第三方支付的影响,国内商业银行的自助设备布放量逐步放缓,由此导致2017年上半年业绩下滑。

无现金渐行渐近?

ATM取款机淡出的另一面或是:无现金时代扑面而来?那一天会不会很快到来?又抑或ATM并非取钱的ATM、网点并非传统的网点,其或成为京东的物流点、支付宝的创新体验站?

“ATM取款机萎缩是趋势,但其在很长时间内不会消失。”一家国有银行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在他看来,货币数字化并非普惠金融的唯一途径。没有数字化能力的老人和弱势群体也是需要普惠的人群,所以现金不可能消失,也不应该消失。

据了解,目前工行ATM取款机上支持存折取款,便旨在顺应特殊群体的强烈需求。因数字化社会已经给老人的生活带来巨大的不便。王永利认为,货币数字化是必然方向,需积极推动,不能倒行逆施。当然,这并不是说要马上取消现金流通,要照顾好一部分人的合理需求。

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则直言,不少人现在使用现金的数量明显减少了,一些购物、消费、出行的支付尤其是小额支付,都可以通过手机、网上支付来实现了。人们在感到十分便捷的时候,不少人似乎以为这仅仅是第三方支付公司、互联网企业发展所带来的变化,而没意识到这是互联网企业与银行合作的一个成果。

有据可查的是,ATM业务骤降,背后是非现金业务的猛增,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的《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7)》显示,2016年全国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1251.11亿笔,金额3687.2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2.64%和6.91%。从全球可比口径看,2015年我国非现金支付笔数占全球非现金支付笔数的22.12%,增速是全球平均速度的4倍以上。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解释,ATM取款机的变动并不是孤立的,因为现金使用量下降,银行的物理网点同样也面临“瘦身”的问题,甚至印钞公司的业务可能也有下降。这个问题需要以“客户支付习惯变化引起金融服务变化”这样的角度去看。

沈亮称,银行这几年也在不停变化设备的种类。通过对业务的分流和整合,把简单的业务在设备上做完,需要到柜台办理业务的都是比较耗时或者必须人与人面对面的业务。银行网点目前仍然需要ATM取款机,只不过是种类更多、功能更全。除了单纯的存取款,现在在机器上可以完成非现金的业务。

“之前布置ATM取款机是为了解决客户没有现金、又无法刷卡的需求,主要做现金交易服务。现在通过银行的技术更新,我们在客户在不刷卡的情况下,也能做到完成业务,比如转账,小额支付等需求,手机银行APP可以做到,可以取钱,也可以扫码支付。”沈亮称,目前银行对小商户也提供刷卡和二维码支付,消费者拿着手机扫一扫都可以支付,省去了中间取现消费这一步。

各大银行数据显示,电子银行业务成为几大银行主要业务发力点,效果显著。中国银行2016年财报显示,中国银行以移动互联为重点,培育客户电子渠道使用习惯。电子渠道客户活跃度和忠诚度持续提升,手机银行业务量快速增长,对中国银行客户服务和业务发展的支持能力显著增强。

2016年,中国银行电子渠道交易金额达到160.69万亿元,同比增长4.72%,电子渠道对网点业务替代率达到90.74%。其中,手机银行交易金额达到6.84万亿元,同比增长32.14%,逐步成为客户服务主要渠道之一。

曾刚认为,在经营环境深刻变化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加快金融科技发展已成为必然的选择,银行应根据自身业务发展的需要,来确定重点方向和内容,如在渠道创新方面,一是加快线上渠道(手机银行、直销银行和互联网银行等)创新与建设,以适应客户需求的变化;二是物理网点向智能化、轻型化和社区化转型。另外,在零售金融业务方面,要加强支付创新。

事实上,据王永利分析,现金清算在整个货币清算总规模(金额)中的比重已经非常低(不足1%),相应的在社会货币总量(广义货币,即社会购买力总额)中,流通中现金所占比重也在不断降低(美国不足3%,中国不足5%),其他则主要表现为社会组织和个人在银行的存款。而且,这种以记账清算代替现金清算的趋势仍在加快发展,流通中的现金所占比重还在持续下降。货币去现金化或数字化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

如此,未来会如何演变?提及记账清算的发展与货币金融的蜕变,王永利认为,手机将成为互联网社会最重要、功能最集中的终端入口。这将带来经济和社会运行、信息采集和运用、金融的表现形态和运行方式等方面的深刻变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财务分析|股票分析|知讯网    

GMT+8, 2018-9-26 20:16 , Processed in 0.11072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