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知讯网-财务分析、股票分析-专注管理、经营、创业、科技等资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42|回复: 0

阿里王坚:城市应该像规划垃圾处理一样规划数据的处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7 19: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LR  2018-01-16 17:21


因为互联网的介入和科技的发展,好像现在一旦所有的经济形态或行业前面加上一个“新”字,这个行业就变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领域,光从理解上也都有了很大的差别。新零售、新医疗、新金融、新经济……

今天(1月16日)上午在北京举行的第三届新经济智库中,作为开场,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做了一个题目为“数据资源·重塑未来城市的发展”的演讲。关于什么是新经济,王坚的这场演讲给出了答案。二十分钟的内容里,王坚的主题和观点很明确:新经济的发展、未来城市的发展规划离不开对数据资源的规划。

关于“新经济”

最先,王坚提出了这样一个反思:我们这么辛苦地建设这个城市是为了什么?我们最后做的所有的工作就是为了把以前地工作搞得更好一点?王坚说“这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

他曾在2017年的新经济智库大会上提到过:摩尔定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能改变我们的东西,王坚称之为“在线定律”,这其中还有三层主要的意思:

定律一:每一个比特都在互联网上;
定律二:每个比特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流动;
定律三:比特所代表的每个对象都是在互联网上可计算的。

正是有了这几层意思,才决定了数字就是当下经济的基础,现在讨论的新经济的核心就是数字经济。

王坚说:

今天,大家所有讲的新经济也好,数字经济的基础。大家设想一下,如果世界上的比特都是在你家里的硬盘,不在互联网上是不会有新经济的,如果所有的比特不在互联网上流动,是在家里的抽屉里,这个比特也不会有价值。更重要的,所有的比特如果不能被处理的话,它也不会产生价值,就像一块土地上面不能盖楼的时候,那块土地也没有价值是一样的。

同时,“每个人”这三个字是王坚强调的新经济的最大特点。“不管你愿不愿意,你是不是身在其中,新经济最大的特点是每个人都在推动,不是一个经济学家推动的东西,也不是一个企业推动的。我要说明这个问题。”

关于“城市大脑”

中国科技部在2017年年底的时候发布了四个人工智能平台,其中和阿里巴巴相关的就是“城市大脑”人工智能开放平台。

王坚说,“城市大脑”是他认为其中最特别的、唯一一个在世界其他地方还没有人提过的平台。而“城市大脑”的正式提出,也代表着第一次有人真正提出来说,数据资源是未来城市发展非常重要的资源。王坚举例说:

大家知道一个城市的发展其实最早就是修了一条路,从土地资源开始只要修路就要占土地资源,到后来大家为什么都建在水边?因为我需要水的资源,其实同时我也需要水作为交通工具。慢慢大家都知道伦敦修了地铁,爱迪生把电网带入了纽约,想告诉大家其实这是人类自己创造的资源。

到了现在社会发展到可以用支付宝去付款。支付是一层简单的动作,但这个动作就为经济注入了新的资源,这就是数据资源。过去最直接的交换物品的方法是以物易物,但当我们用纸币、用货币的时候,它就沉淀了一些数据,等到用信用卡支付的时候,它比传统货币又沉淀了更多的数据。到手机付钱,就比用信用卡付钱又沉淀了更多的数据。

而逐渐的,更多的人都有了这样的行为,有意无意就推动了经济的发展。

关于城市大脑的第二件事是,新的资源可以用来重新优化所有公共资源分配。移动支付的出现有了更多的数据沉淀,这时候城市多出来的数据资源如何能够回过头来优化所有公共资源的使用,是“城市大脑”思考的问题。

北京的交通大概是一个围绕北京足够久的话题,关于公共资源的分配,王坚分享了他一个做交通的朋友说过的有趣事情:

很多所谓的交通治理方法,实际上都是把一个堵点搬到另一个位置。这边堵了他说我要修条路把这个堵点解了,结果新修的路就变成堵点了。实际上很多地方需要重视,对北京人而言,路上堵还是地铁里面堵,大家没有想过我们花了那么大的代价修了地铁损失了多少钱,医保的钱、其他方面的钱,但是我们换来的东西远远没有付出的多。

第三个重要的事情:城市大脑会变成一个新的产业非常重要的基础。

王坚表示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原来的世界依旧存在,但现在却多出了另一面。王坚将这个“原来的世界”叫做“离线的世界”,把今天这个多出来的另一面叫“在线的世界”。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互联网的发展。王坚说,“另一面的价值给了我们又有一个几千年可以去发展和设想的机会。”

他还分享了两个有趣的事实:第一个是,世界上没有一个市长可以在某个时刻知道这个城市的道路上到底有多少辆车;第二个事情是,每一天你从家里出来,只有你自己知道你要去哪里,这个城市并不知道你要去哪里,所以不堵车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通过城市大脑,和新的生活秩序,新的经济正在改变我们,改变这些情况。

有趣的是,王坚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定义数字经济,怎么定义分享经济, 但是他知道现在每一个人都在通过自己改变着一些事情。

就像滴滴、优步的用户在分享着一辆汽车的使用情况,但它其实却也是关于用户出行轨迹的一个彻彻底底的分享。这么看来,如果这个数据可以分享给城市管理者,除了你自己,这个城市也会知道你的行程。通过数据资源的分享,城市可能就不会再这么堵。或许这就是真正的分享、真正的分享经济。

最后王坚说,城市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不远的将来80%的人都会生活在城市里。所以城市有三个最重要的规划应该做到:

第一,像规划土地资源一样来规划一个城市的数据资源;

第二,像规划垃圾处理一样规划数据的处理,杭州市如果花在数据上的钱和垃圾处理上的钱一样的话,它从哪个角度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三,像规划一个城市的供电能力一样规划计算能力。

正如王坚所讲的那样,如果你不知道一个城市的土地资源管理和供电规划到底有多重要,但是你一定愿意享受一个不堵的北京、一个更好的杭州或者是一个更懂你的城市。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数字经济、新经济对未来城市、对未来人类生活的贡献。

这里附上王坚演讲的全文:

王坚:首先非常感谢大家像刚才主持人讲的那么辛苦的跑到这里来开这个会,来这里安静一下。

听完以后还是有点感触,为什么你从那边来到这儿的路上那么辛苦?这是我们要反思的地方,也和我今天讲的主题有点关系。大家辛辛苦苦建的这个城市,除了坐在这一刻感觉很轻松,其他都是辛苦的。这要让我们反思一下这么辛苦的建这个城市为了什么?

所以今天都有大家值得反思的地方,我们做了那么多的工作,最后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让把以前的工作搞的更好一点,这件事情是值得反思的。

用刚才主持人的话来讲,我不是作为在变化后面的人来讲,我觉得我们都是身在变化其中的。我觉得去年在这个会上,我谈到了关于“在线”的问题,特别提到了关于在线的三个定律问题。

我想重复一下,如果这边有很多的朋友、专家曾经来过,技术领域大家去年谈的最多的问题是摩尔定律失效的问题,但是摩尔定律不管失不失效,我们地球上所有的人人均用过了超过11个生产管线,但是人类更了不起的地方,其实我们都在担心一个定律失效的时候,其实新的定律就在你身边,所以这是人类非常幸福的地方。

去年我记得在这儿讲,我说摩尔定律以后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变我们的东西,当时我就把它叫做在线定律,心里面有三层最主要的意思:

定律一:每一个比特都在互联网上;
定律二:每个比特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流动;
定律三:比特所代表的每个对象都是在互联网上可计算的。

大家知道,其实数字革命完成了一次所有的原子都会到互联网上;第二个,到了互联网上也能保证所有的比特在互联网上都是可以流动的;更重要的是,所有的比特在互联网上也是可以被处理的。今天,大家所有讲的新经济也好,数字经济的基础。

大家设想一下,如果世界上的比特都是在你家里的硬盘,不在互联网上是不会有新经济的,如果所有的比特不在互联网上流动,是在家里的抽屉里,这个比特也不会有价值。更重要的,所有的比特如果不能被处理的话,它也不会产生价值,就像一块土地上面不能盖楼的时候,那块土地也没有价值是一样的。

所以我想今天回顾一下去年在这个地方讲的关于在线的三个定理,我想是所有的新的经济、数字经济的基础。

回到这个话题,我讲一下过去我本人两年时间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说明(了)新经济一定会到来,不管你愿不愿意,你是不是身在其中,甚至我觉得新经济最大的特点是每个人都在推动,不是一个经济学家推动的东西,也不是一个企业推动的,我要说明这个问题。

简单说一下“城市大脑”,可能大家比较熟悉的是去年快年底的时候科技部发布了四个人工智能平台,其中有一个和阿里巴巴相关的就是“城市大脑”人工智能开放平台。这四个平台里边我觉得“城市大脑”是最特别的,特别在哪里呢?可能四个平台里面“城市大脑”是唯一一个你在世界其他地方还没有人说有这样的平台。

无论是无人驾驶也好、医学影像处理也好、语音技术也好,你在世界各地都能够看到大家在谈论这个事情,但是我想“城市大脑”是中国第一次和世界讲我们可以(自行)研究。它其实和新经济一样,是第一次真正提出来说数据资源是城市未来发展非常重要的资源。

后面很有意思,大家知道一个城市的发展其实最早就是修了一条路,从土地资源开始只要修路就要占土地资源,到后来大家觉得为什么都建在水边?因为我需要水的资源,其实同时我也需要水作为一个交通工具。慢慢大家都知道伦敦修了地铁,爱迪生把电网带入了纽约,其实告诉大家这是人类自己创造的资源。

前几天我和一个搞规划的人说,他说“城市大脑”是另一个图层,但里面核心的问题是人类自己创造了数据的资源。

刚才主持人讲到支付宝很了不起,她没想到可以用手机付钱。但是我想新经济能够推动的就是因为每个人用了支付宝,用手机付钱,他不只是付了钱,他为经济注入了新的资源,我把它叫做数据资源。

大家想想看,过去最直接的交换物品的方法就是以物易物,等到你有纸币的时候、当(你)用货币的时候,它多沉淀了一些数据,等到用信用卡支付的时候,它比传统货币又多沉淀了数据。到今天大家所谓的以手机付钱,实际上比用信用卡付钱沉淀了更多的数据。今天的城市是因为每一位老百姓都有这样的行为,所以有意无意的,不管你愿不愿意推动了一个经济的发展。

所以“城市大脑”的第二个事情,当一个城市有新的数据资源的时候,我们立马要想到的事情,新的资源是不是可以用来重新优化所有公共资源的分配?

大家知道,为了北京我们做过一个非常伟大的工程叫“南水北调”,实际上就是要把那边水的资源调到北京来,可是没有人认真想过这个城市对资源的浪费是多大的,而实际上资源的浪费用技术的角度来讲,是过去靠我们人脑是没有办法把资源利用率提高的,今天运气(很好)的地方是什么呢?今天城市因为互联网的发展,因为移动支付的出现使得城市多出来的数据资源能够回过头来优化所有公共资源的使用。

前几天我碰见一个做交通的人,他跟我说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说,很多所谓的交通治理方法,实际上都是把一个堵点搬到另一个位置。这边堵了他说我要修条路把这个堵点解了,结果新修的路就变成堵点了。实际上很多地方需要重视,对北京人而言,路上堵还是地铁里面堵,大家没有想过我们花了那么大的代价修了地铁损失了多少钱,医保的钱、其他方面的钱,但是我们换来的东西远远没有付出的多。

而这中间有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就是数据资源怎么优化所有的公共资源使用,这是第二个关于“城市大脑”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三个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城市大脑会变成一个新的产业非常重要的基础。今天大家其实都在讲数字经济也好,讲新的名词也好,其实很少有人去问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凭什么就可以讲这是一个新的经济到来了?是因为只是我们想法改变了?还是有真正的物质基础来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

其实前面开场的时候看表演,我觉得还是蛮有意思的,为什么蛮有意思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典型的传统经济和新经济的结合。大家都知道,人的进化很多年以前就不动了,刚才表演的主体就是人,你可以把他想成是传统经济,可是他后面所做的光照映,我想没有数字经济是很难做出来的。我自己觉得这两个东西在一起是一个新经济很好的结合代表。

我想,今天我们可能面临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原来的世界依旧存在,但是我们多了世界的另一面。去年我讲,原来的世界我把它叫做“离线的世界”,只不过今天多了一个世界叫“在线的世界”。所以我想,新经济也好,实际上突然因为数字技术的发展,因为互联网的发展,我们突然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并不是这个世界变成了另一面,而另一面的价值给了我们又有一个几千年可以去发展设想的机会。

我想,城市的发展到了今天是什么呢?当我们都在讲数字经济的时候,实际上本质是在讲生活在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城市的管理和建设。这个话怎么讲呢?

过去如果没有互联网,没有数据这件事情,每一个老百姓的生活,他的生活方式是很难改变这个城市的建设,因为城市的管理者是没有办法知道每一个百姓在这个城市里面是怎么生活的,但是今天是有了这个可能性,每一个百姓在城市里生活是会被城市感知到的,而城市是可以因此而发生变化来适应每一个人的生活,我想这一点可能就是“城市大脑”在最早考虑得时候一个最基本的想法。

当然我们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实践,从现在看待交通的问题,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也是在这件事情里面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以至于后来我讲为什么像交通的问题会变成全世界城市的问题,我自己也悟了点东西出来,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结论,一个城市交通不堵是有问题的,堵是最正常的。这也是为什么会变成全世界的问题。

大家今天可能不知道两个最基本的事实:第一个事实是全世界任何一个市长,没有一个市长知道在这个(某个)时刻,在我这个城市的道路上到底有多少辆车在跑?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市长知道,当然杭州是第一次让城市知道这一时刻杭州路上的车有多少。

这听起来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大家天天讲交通,北京讲限行,其实没有人知道限了多少行,也没有人知道今天北京二环上到底有多少辆车。大家可以想想看没有数字技术的时候我们就是生活了这么多年,今天可能知道一些最基本的事情。

第二个匪夷所思的事情,可能说了就会体会到,主持人说你们辛勤地跑过来,可是大家没有想到一个事情,每天早上你出了你的家里,只有你知道你从哪里到哪里去,像北京的城市,只有开车的人出来从哪里到哪里去,城市不知道你想从哪里到哪里去,还想不堵车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大家可以理解这个事情,但是我觉得新的生活,新的经济改变着我们。

我经常讲,我也不知道怎么定义数字经济,也不知道怎么定义分享经济,但是至少我觉得今天每个老百姓都在改变着一些事情,但是像优步、滴滴老百姓分享的不是那辆汽车,其实分享那辆车是最小的事情,但是我想它改变了城市最大的事情是什么?

就是过去你出门要从哪里到哪里去,你过去只跟父母说一下,你不告诉连你父母都不行,但是今天因为有了优步,因为有了滴滴,我突然发现我今天早上出门可以把我从哪里到哪里去可以告诉一家公司,这是彻彻底底的分享。你如果可以分享,为什么不愿意分享给城市的管理者?有了这个东西,大家可以想想看我们城市一定不会这么堵。

大家之前把这个变成个人隐私的问题,但是我相信这是人类巨大的文明的开始,也就是今天我把自己觉得可以分享给社会的东西分享给社会,来解决人类挑战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人类新的挑战的开始,这个意义远远高过我们把器官捐出来。

器官是我们人类最私密的一部分,但是我们都在倡导为社会做一点特别的东西,我想这是新的开始,“城市大脑”也是同样告诉大家当一个新的时代开始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有一个新的文明起来。

所以我是非常佩服那些叫优步、滴滴的人,不是因为他们打了车,而是他们把自己今天要从哪里到哪里去分享给了另外一个机构,我想我们有很多这样的东西,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分享经济,分享不是来分享凳子、分享一辆汽车,而是说我们把我们过去不可能分享的东西分享给了别人。

最后我想总结一下,有一次我在全国城市规划年会上讲,我说城市大脑要改变我们所有今天的人对城市的看法,如果我自己总结一下的话,大家一定要理解到城市是人类最大的发明,不管你今天喜不喜欢风景秀丽人烟稀少的地方,但是大家还是要明白在不远的将来80%的人都会生活在城市里,所以它是最大的发明。

我们今天讲的无人车也好,什么也好,大家想想没有城市的载体所有的都不会发生。如果从新的经济角度讲,如果一个城市有三个规划没有做好,我自己觉得新的经济是不会发生的。哪三个规划呢?第一个规划用我自己的话来讲,我们应该像规划土地资源一样来规划一个城市的数据资源。

大家想想中国改革开放前过去30年最重要的事情,我们把土地资源的看法解决了,但是我们今天并没有把数据资源当作土地资源这么宝贵来看这个事情。我没有讲大数据,这是我讲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是我讲的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事情,也是我讲的另外一个文明的看法,一个城市应该像规划垃圾处理一样规划数据的处理。我今天非常的匪夷所思,每一个城市花在垃圾处理上的钱那么多,但是我们花在数据处理上的钱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是每个人嘴上都在说数据有多么重要,这个事非常奇怪。

那天我和杭州市市长讲,我说杭州市如果花在数据上的钱和垃圾处理上的钱一样的话,这个城市从哪个角度都会发生一次天翻地覆的一次变化,只是我们没有感觉到这件事情。

最后我想说130年以前电机带进城市,城市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今后如果我们能像规划一个城市的供电能力也能规划计算能力。

后面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发展它需要的计算能力是被大大加强的,所以我想这是一个资源的规划,一个处理意识的提高,一个计算能力的规划,我想这是所有经济发展最基本的动力,所以我想如果没有三个规划好是不会有新的经济出来,我们讲的数字经济也只不过是传统意义上的计算机时代的被数字化经济的另外一个翻版。

谢谢大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财务分析|股票分析|知讯网    

GMT+8, 2018-12-15 15:02 , Processed in 0.11151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